新华社北京6月19日电 特稿:家乡已矣 归途何兮――谁能解灾黎之困?

  新华社记者

  为阔别
中东战火,他们背井离乡,无奈走上流亡之路。即便幸运踏上异国土地,语言、文化、社会矛盾等种种边界,也将他们阻隔在新家乡以外
,自成孤岛。

  在第17个世界灾黎日来临之际,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叙利亚、伊拉克、土耳其、法国和比利时等国局部流离转徒者和灾黎,探究他们的保存窘境
,希望引起人们对灾黎问题的存眷。

当

  灾黎,苦厄难逃

  清晨,阳光为“天堂之城”大马士革勾勒出一道道金边,似乎这里从未发生战乱,一切被温柔以待。但是
,叙利亚大众非论身处国内,仍是在避祸途中,抑或逃至欧洲,都难以解脱困苦境地。

  哈迪贾・贾伊丹一家原本住在大马士革东古塔地域,2011年叙利亚危机暴发后,一家人自愿辗转到首都东郊一座住民楼内。

  “当时战火纷飞,能逃出来已很不容易。”40岁的贾伊丹坐在海绵垫上回想
道。这个海绵垫是贾伊丹和家人的床,家里不像样的家具,墙边一只旧皮箱存放着一切家当。举家五口人挤在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里。

  连续6年多的危机使630万像贾伊丹这样的叙利亚大众流离转徒,超过500万人逃往周边国度、沦为灾黎。据联合国统计,叙利亚灾黎已成为环球最大的灾黎群体。

  留在抵触地域的人身心备受折磨,而对逃往国外的叙利亚人而言,魔难也远未结束。

  破晓时分的爱琴海波光粼粼,让人错以为这并不是
流亡之旅。“第二次偷渡,咱们成功了。”叙利亚灾黎马哈茂德・喀什莱赫回想
两次偷渡阅历时说,“第一次出海,船被大浪打翻,掉到海里的一瞬间,我觉得自己可能要死了。”荣幸
的是,他活了下来。

  喀什莱赫2014年出逃到土耳其,灾黎身份让他四处受阻,于是他决定先偷渡到希腊。辗转马其顿、塞尔维亚等国,他终于在2015年8月抵达比利时。

  土耳其西部的爱琴海是最吸收灾黎的偷渡线路。根据土耳其海岸警卫队统计,本年前3个月,173名非法移民葬身爱琴海;去年,约5000名灾黎在偷渡途中殒命。即便如此,本年以来,仍有5.3万人取道这条险路,抵达欧洲。但是
,等待他们的远非安逸。

  自2015年炎天,巴黎西北部克里希桥的桥洞便被一群叙利亚灾黎“占领”。他们常在桥洞附近举着写有“叙利亚家庭,求救!”的纸牌,眼神空洞地望着过往车辆,等待人们恩赐
。纸牌上的文字是法语,拼写却是错的。

  其中一名男性灾黎告诉记者,他是这群人中惟一识字的,“咱们不会英语,也不会法语,只懂阿拉伯语,平常靠乞讨糊口”。

  法国保护灾黎和无国籍者办公室指出,很多灾黎即使来到法国,因为语言障碍、就业率低等问题,糊口的魔难仍如影随形。

排

  抵触,祸乱之源

  经济合作与生长组织生长中心公布的《2017年环球生长展望报告》指出,环球50%以上的灾黎来自叙利亚、阿富汗、索马里等3个战乱频仍的国度,土耳其、巴基斯坦和黎巴嫩是接纳灾黎最多的国度。

  是什么让本已泣别家乡的人们遭受如此魔难?这其中隐藏着多重缘由。报告指出,武装抵触、暴力威胁是灾黎多量涌现的首要缘由。

  在伊拉克、阿富汗、利比亚、叙利亚等国,美国等西方国度的干涉招致本地政局混乱,迫使多量不堪战乱的大众流亡海外。

  英国《自力报》资深记者帕特里克・科伯恩指出,国度内部要素与地域性、环球性等的对抗联络在一起,产生了叙利亚危机与灾黎危机这样难以平复的“爆炸性混合物”。

  科伯恩以为,西方国度的干预和“伊斯兰国”的崛起相干
联,两者配合摧毁了这些有内战的国度。他说:“统治者被颠覆
时,这些国度具有的问题并未消失。颠覆
他们后,这些国度所发生的工作和以前一样糟,以至更糟。”

  伊拉克巴格达大学经济学教学齐亚德・朱布里布里说:“2003年美军入侵虽然颠覆
了萨达姆・侯赛因的统治,但也彻底抛弃伊拉克原有的社会体系,整个国度陷入动荡和抵触中,为恐怖主义蔓延埋下伏笔。”

  在灾黎接收国,因为重新安居、融入本地等可连续解决方案推进缓慢,招致灾黎团体之间、灾黎与本地住民之间相处并不和谐,暴露出很多社会问题。

  5月14日,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,本地住民同叙利亚和阿富汗灾黎发生群体斗殴,招致一名土耳其青年殒命。土耳其大众随后组织反击,警方紧急分散300多名阿富汗灾黎。

  一名土耳其大学生告诉新华社记者,多量涌入和定居的灾黎,挤占了土耳其学生的教诲资源,尤其是高等教诲的退学机会,引发本地局部大众不满。

当

  丧钟,为谁而鸣

  谁人能解灾黎之困?灾黎危机的丧钟仅为灾黎而鸣么?新华社记者采访的专家给出了不同谜底。

  联合国灾黎署驻叙利亚新闻官法拉斯・哈提卜告诉记者,救助灾黎需要多量食物、干净用水、卫生和健康服务等,这些都需要资金,以后面对的最大困难是资金短缺。空费时日的危机和连续不断的抵触也给人道组织带来新负担。

  哈提卜说,解决灾黎问题等于要帮忙他们重返家乡,灾黎流离在外不是长久之计,灾黎营也只是暂时的栖身之所。他呼吁国际社会向灾黎伸出援手,供应物质援助和精神支撑,帮忙改善灾黎的保存环境。

  经济合作与生长组织生长中心灾黎问题专家戴维・科杜尔以为,大多数灾黎接收国在供应人道主义援助方面缺乏长远计划。一个突出问题是,教诲被疏忽,仅有很少的援助经费用于教诲。在多量约旦和土耳其的灾黎营中,叙利亚儿童无法退学,成为“牺牲的一代”。科杜尔指出,这将造成长期问题,“因为咱们不知道这些灾黎什么时候能回叙利亚,或许永久
回不去,他们必须融入本地社会”。

  科杜尔以为,往常进入欧洲的灾黎增幅减缓,灾黎潮在欧洲招致的危机不预期那么严重,欧盟国度应更好地相互谐和、妥善安置灾黎。“更首要的是,解决灾黎问题不能局限在欧洲。”

  科杜尔说,美国目前接收的灾黎人数相对于其解决才能而言,实在有限。同时,国际社会应为叙利亚、阿富汗、索马里等国度的邻国供应支撑,这些国度包括约旦、黎巴嫩、巴基斯坦和肯尼亚等,它们接收的灾黎数量庞大。

  17世纪英国诗人约翰・多恩在其作品《不人是一座孤岛》中写道:“因为我是人类的一员,因此,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,它就为你敲响。”灾黎的魔难是人类魔难的写照,解决灾黎问题,应是国际社会配合的责任。(执笔记者海洋、王逸君、包雪琳、吴宝澍;参与记者郑一晗、车宏亮、魏玉栋、韩冰、郑江华、秦彦洋、邹乐、陈占杰、刘咏秋)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herpaige.com